《國傢寶藏》黃軒的演繹讓人淚目,吳磊守護“最年長文物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伊人久在线观看视频_ae老司机精品福利视频

隨著《國傢寶藏》節目的播出  ,我們領略到瞭中國各個地區、各個民族和各個時代的風貌  ,可是旅途還未停止 ,最新一期《國傢寶藏》帶領觀眾來到瞭甘肅省 。

說到甘肅 ,人們的第一印象都是壯美的戈壁 ,廣闊的沙漠  。但實際上甘肅也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  ,東起天水  ,西至敦煌  ,絲綢之路貫穿甘肅全境  。這一期的《國傢寶藏》  ,帶領我們見證瞭那些發生在甘肅境內的中華國寶的前世傳奇  ,又是一場豐富的文化之旅  。

黃軒化身張掖縣長 ,守護漢代銅奔馬

中國人自古愛馬  ,也擅於用各種藝術形式刻畫馬匹的各種瞬間  ,東漢銅奔馬 ,就是這樣一件藝術精品  。它出土於甘肅省武威市雷臺漢墓  ,展現瞭“馬踏飛燕”的瞬間 ,所以還有別名馬超龍雀、馬踏飛燕、馬踏飛隼等等  。銅奔馬形象矯健俊美 ,別具風姿  。馬昂首嘶鳴  ,軀幹壯實且四肢修長  ,三足騰空、飛馳向前  ,僅一足踏飛燕  ,整個形象靈動自然  ,確實是一件藝術精品  。

也正是因為這件文物的重要意義 ,它在1983年被國傢旅遊局確定為中國旅遊標志  ,1986年被定位國寶級文物 ,2002年被列入《首批禁止出國(境)展覽文物目錄》 ,其意義可見一斑  。

這一次為我們演繹銅奔馬前世傳奇的明星是黃軒  ,他扮演張掖縣的縣長  ,心中秉持著堅定的信念  ,帶領將士平定羌亂  ,守護大漢疆域  。

在這一場長達一個世紀的對抗中 ,無數的將士血灑河西走廊  ,他們心中都帶有國傢與民族的堅定信念 。是他們的熱血一起書寫瞭這匹東漢銅奔馬的前世傳奇  ,這匹銅奔馬的背後 ,是無數將士的熱血 ,它包含著整個東漢王朝、整個中華民族的對於保傢衛國的堅定不移的信念  。

從古到今  ,中華民族保傢衛國的堅定信念從未改變  ,前世傳奇延續到今天 ,我們依舊堅持著中華民族一直堅持著的信念  ,今生故事的講述中  ,軍事專傢為我們現身解讀瞭我國海上“最強裝備”的發展之路  。

古與今、戰馬與現代裝備  ,無論這些怎麼改變  ,信念是永遠連接兩個時代的紐帶  ,這便是銅奔馬的前世與今生  。

信件之意義  ,驛使之責任

甘肅嘉峪關  ,是每個中國人都知道的著名歷史文化名城  ,魏晉壁畫墓就坐落於此 。這一次節目介紹的驛使圖像畫磚  ,長34厘米 ,寬17厘米  。上有一名驛使頭戴黑幘  ,身穿右襟寬袖衣 ,足蹬長靴 ,手持憑信  。

磚上沒有畫出他的嘴  ,意為表明驛使的守口如瓶  。這一文物極為傳神  ,寥寥數筆就刻畫出西北邊疆的郵驛情形 ,這是古人的一種記錄  ,也是他們所創造的藝術  。

前世傳奇的演繹中  ,杜淳扮演逆旅老板  ,他不為掙錢隻為送信  ,為西域商人解困  ,悉心照顧往來的郵驛兄弟 。

但其實這一切隻是為瞭贖罪  ,他深知自己罪孽深重  ,便開瞭這幾逆旅為當年犯下的錯贖罪  ,將當年劫鏢劫來的信件一一送回  ,他最後甘願服刑  ,繼續為自己的罪孽贖罪  。

這個故事向我們展現瞭驛使的重要性  ,“驛使圖像畫磚”作為古代通信文明的標志  ,代表著中國人對於溝通的渴望  。雖然今天驛站已經退出瞭歷史舞臺  ,但驛使、信件的歷史意義將會永遠流傳  ,他們的意義無法被代替 。

8000年前的彩陶 ,守望星空的金陽

第三件文物“人頭形器口彩陶瓶”出土於大地灣遺址  ,這是出土的上千件陶器中唯一一件塑有人像的葫蘆形彩陶瓶 ,這一文物年代之久遠  ,稱得上是節目中的最年長文物 。

8000年前 ,中國的彩陶文化正在發展  ,這一文物造型以抽象的線條與人的頭像相結合  ,頗具特色  。裝飾以雕塑與彩飾構成一體  ,極其自然 ,既具有實用性  ,又頗具藝術感 ,是一件難得的工藝品  。

大傢都知道 ,許多古代文明都是由大河滋育的 ,我們奔騰不息的黃河流域也孕育出瞭偉大的黃河文明 ,黃河流域主要的新石器時代文化主要是以彩陶為特征的  。絢麗的遠古彩陶 ,為我們展現瞭黃河文明的輝煌  。

前世傳奇的演繹 ,節目帶領我們穿越回八千年前的黃河流域 ,穿越到甘肅境內  。帶領我們瞭解“人頭形器口彩陶瓶”蘊含的人文意義  。

演繹中  ,吳磊扮演來自遠古黃河部落裡的金陽哥哥  ,他與他的妹妹常常懷著永恒的驚訝守望著四季與星空 。可秋去冬來  ,死神悄然降臨 ,妹妹得瞭重病  ,即將不久於人世 ,可這是哥哥卻常常不知所蹤 ,在他這一古怪行為的背後  ,卻是他對妹妹深沉的愛  。

金陽塑得彩陶瓶  ,他相信這會是妹妹死後的靈魂寄托之處  ,有瞭它  ,妹妹就會化成天上的星星  ,永遠註視著自己  。

當然  ,這隻是一個虛構的故事  ,對於8000年前的彩陶瓶 ,發生在它身上的故事我們無從得知 ,但這個淒美的故事依舊滿足瞭我們對於這一文物的想象  。“人頭形器口彩陶瓶”上寄托的  ,是遠古人類對於靈魂的想象  ,這是8000年前燦爛的中國彩陶文化的象征  。

這一期《國傢寶藏》又一次帶領我們領略這片華夏大地的風光 ,這一件件來自不同時代的文物  ,折射出的是幾千年來我們的生活變遷與精神向度  。無論是東漢凝聚保傢衛國信念的銅奔馬 ,遠古時再現人類童年可愛一面的“人頭形器口彩陶瓶”  ,還是再現傳遞溝通信息的“驛使圖像畫磚” ,從時間上來講我們的距離雖然十分遙遠 ,但在精神上他們卻一直都在  ,換成瞭另外的一種形式出現於我們的生活當中  。保傢衛國的信念、童年時的記憶、溝通的欲望  ,古人早就用他們獨特的藝術形式將這些東西記錄下來  ,後人在欣賞這些藝術品的形式美的同時  ,更多的 ,是這些藝術品內所蘊含著的本質美  ,它們的歷史文化意義  ,讓它們成為屬於我們中華民族的國傢寶藏  。